动态新闻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动态新闻 >

  • “和高中时喜欢的男孩子结婚了”
  • 作者:管理员 发布日期:2021-11-24点击率:
  •   最近又有一对高中同学结婚了,这已经是身边第三对结婚的 早恋案例 ,我不由得开始感慨:这年头还是早恋成功率高啊……

      其实这不仅是我的疑问,也是发展心理学家们一直在探索的问题:最早产生 恋 的想法是在什么年纪?在这些故事里,父母和身边的人又扮演了什么角色?对今后的人生有什么影响呢?

      刚上幼儿园的时候,特别喜欢一个女老师,记得她笑起来超甜,衣服也好漂亮。刚开始几天去幼儿园还哭,后来上学一看到她就不哭了,变成了放学哭,因为想让老师跟我回家,她不肯。

      有一天在家看电视,发现电视上大哥哥会把一个小圈圈带在大姐姐手指上,我问我妈什么意思,她说这样哥哥就可以把姐姐娶回家了(不知道什么是娶)。

      于是在家门口跟小朋友一起玩的时候,我就拔了几根草做了一个圈,然后回家偷偷放进书包了,做梦都心满意足。

      第二天去幼儿园我就把这个圈给那个老师戴上了,她超开心,还抱起了我,又给了我奶糖,我跟她说要跟我回家,她说好呀,我给高兴坏了。

      后来是我妈把我硬拽走的,我嚎啕大哭,觉得被欺骗了,尽管如此我还是很喜欢她,每天想带她回家,可惜再过了半学期她就不来幼儿园上班了。

      我读的小学在乡镇上,附近很多村子,班上很多小混混,其中有三个男生号称班上的老大老二和老三,势力非凡。

      他们在班上女生中挑选了三个,作为他们的心上人,这三个女生是班上成绩最好的,以此显示他们的江湖地位,很不幸其中一个女生就是我(排行老三)。他们会用各种 豪华 的方式来追我们,以为其他男生做 表率 。

      有一天班主任发现了,就在班上公开批评我们,我们六个被罚站。我们三个女生非常无辜,从此更加记恨他们。

      后天班主任竟然安排老三跟我做了同桌,至今想不通,我开始欺负他,每天破坏他的铅笔,撕坏他给我写的东西。可是我发现他从来不会生气,总是默默把他的文具借给我用。

      第二个学期,他转学了,班里三巨头从此少了一个人,而另外两个男生也换了追求的对象,跟班上另外两个女生玩到了一起,互称男女朋友。

      初二的时候,我暗恋班上一个男生,他长得胖胖的,并不帅,但是成绩很好,字写得特别好看(那时候的我不是颜控,不知道后来咋变的)。

      我们几乎没说过话,但有一天,我竟然收到了他给我写的情书,而且是全英文的(我几乎是查字典看懂的)。

      尽管很感动,但是我却因为 好学生 的包袱而拒绝了他,只是说了: 我们要好好学习 (想想那时候真虚伪)。

      怪的是,从某一天起,我每次一走到教学楼,就会听到有人在楼上大声读英文,声音特别大,直到我进教室把灯打开。

      再后来,我们成了最好的朋友,每天早上都最早到教室,一起晨读和学习,放学也会在一起讨论问题,有什么心事也会跟对方说,友谊一直保持到了现在。

      我们先暂时从故事的浪漫中走出来,来理性看待一下 早恋 这个词,究竟发展心理学家们怎么看待这些问题呢?

      少女查了一番文献,发现有意思的是,心理学家们普遍认为 早恋 这个词不好,因为 早 这个词代表了存在某一种标准,但目前根本没有这个标准的界定;另一方面,很多时候大人所界定的早恋现象中,并不存在心理学意义上 恋 的标准。

      是否真的可以称之为 恋 ,我们可以对照斯滕伯格的爱情三元素来看,即激情、亲密和承诺。

      在不同阶段的孩子们,异性之间的亲密也往往存在不同的情况,心理学家们总结了以下几个阶段:

      这时候的异性儿童之间的亲密,往往是 过家家 活动的简单继续,或者说更多是一种对大人的模仿,本质就是异性友爱。

      少年男女之间相互欣赏和喜欢,但不包含占有和性诉求的关系,更多是彼此陪伴,而没有长相厮守的想法和约定(缺乏爱情三元素中的激情和承诺,只有亲密)。

      少年男女之间的相互喜欢 、互相倾慕 , 并有独占性和性诉求的情感。这个时候由于孩子生理上已经出现第二性征,而心理上却还不成熟,很容易出现冲动、不计后果的感情,如果长辈能正确引导,这将成为他们非常重要的一个 试恋 阶段,帮助他们成长;但如果引导不当,反而会误入歧途。

      青少年男女之间发生相互喜欢 、互相倾慕并带有独占性和性诉求的情感 。这种情况下的恋爱如果已经具备爱情三元素,基本上跟成年期的恋爱就是一样的了,不存在所谓的 早 。

      很多时候家长和老师们过度紧张,看到男女学生之间交往亲密,便急于贴上 早恋 的标签,并加以遏止,这反而造成了扩大化的后果。

      我妈是另一所学校的老师,大概是所有老师家长的通病,总觉得那群朋友把我带坏了(其实明明是我带坏他们),非让我不要跟他们做朋友,我经常为这事跟她吵。

      后来她以为我跟其中一个男生早恋(其实我们就是哥们),还跑到人家家里去,跟他说别打扰我学习之类的。那一次我被气得离家出走了 3 天。

      我为此天天跟她作对,故意跟班上男生搞在一起,两年内我换了 5 个男朋友,我妈拿我没办法,每天以泪洗面,我看她也挺可怜。

      上高中之后,我好像突然长大了,不再跟我妈作对,好好学习也考上了一本,但回想当年的经历,还是觉得是我妈不对,过度干涉孩子的社交真的很可怕啊。

      有一天,我们的短信被我妈看到了,妈妈没有当面揭穿我,而是等我回学校之后给我发了短信,说: 妈妈无意之间看到了你们的短信,非常抱歉。妈妈知道你们的感情非常美好,但是仍然希望你能以学业为重,不要错过更重要的。妈妈尊重你们的决定。

      我简单回复了 好的,放心 ,后来还是每天跟女孩一起学习和放学,而我妈也竟然没再跟我提起这件事,但好像我们的关系她却心知肚明。

      上大学之后,双方父母都接受了我们的关系,我们谈了 8 年的恋爱,研究生毕业后结婚了。

      她不知道,当时她那条短信,对我有多重要,我感觉到我被信任,并且是一个独立的人了。

      看完了故事,你脑海里是否也出现了当年父母的焦虑脸,以及我们背地里的各种小心思。

      我们都知道,青少年时期的异性吸引是非常必然的(如果对异性丝毫无兴趣,并且无法跟异性正常相处,那才是更令人担心的),但父母们担心的,往往是影响学习,以及其他早恋带来的所谓恶果和悲剧。

      但有意思的是,少女查了一番文献,发现父母对孩子的影响,不是直接作用在 早恋后果 ,而是直接作用在 早恋态度 上。

      也就是说,孩子跟异性交往之后,父母对其干预的方式并不能影响孩子成绩有没有变好,而是影响了他们对早恋这件事的看法和态度。

      这些研究发现:父母干预越多,孩子对早恋的态度会越开放,甚至更可能从精神上的认同变成行动上的主动。

      具体看来,父母的过分干涉、过度保护(以保护为由拆散孩子的异性交往)、拒绝否认(拒绝听孩子的解释,给孩子强加标签)对早恋态度影响最大。

      根据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,当人们的基本生存需要和安全需要得到满足之后,便会进一步追求更高层次的情感需求,也就是爱与归属、尊重。

      而过度干涉孩子社交、一味扼杀情感的家庭中,我们这种爱、归属和被尊重的需要显然是不被满足的。而此时,我们便会把这种需要转向朋友,转向那些跟自己关系最好的异性,进而可能发生更亲密的交往(一起吐槽父母,很可能是少男少女们互相取暖的开始)。

      相反,如果父母越愿意听孩子的心声、越多接纳孩子的感受,反而孩子越不倾向于同异性过分亲密。

      少女在看这些故事的时候,一直忍不住嘴角上扬。青涩但赤诚的爱总是最打动人,成年后发现尤其如此。

      当我们用 价值交换 、 互惠 这样的词衡量爱情和婚姻时,这些片段提醒我们:原来我也曾经这样单纯地喜欢一个人。

      工作稳定、有房有车?外形标致、体态健美?符合这些标准的人,真的就是适合你的理想恋人么?

      心理学告诉我们,每个人的天生气质、成长环境、生活阅历不同,从自己的深层需求出发,才能找到真正适合你的另一半。